首页>>Odaily >>​交易所攻占EOS超级节点

​交易所攻占EOS超级节点

作者:
发布时间:
2019-07-09 18:24:44

财大气粗的交易所,正在让 EOS 的寡头化越发明显。

文 | 芦荟 运营 | 盖遥 编辑 | 卢晓明

出品 | Odaily星球日报(ID:o-daily)

Staking 经济的崛起,带动了 PoS 挖矿这门生意,也打破了 EOS 超级节点的权力格局。

逐利而来的交易所,正在将“老一批”的 EOS 超级节点“赶下台”。

从今年 6 月开始,深熊之际便无太多变动的超级节点席位悄然生变。

鲸交所、Newdex、虎符、Bigone 等交易所与钱包,陆续当选新的超级节点,攻占了前十的席位。 而原超级节点包括 EOS Newyork、EOS42、EOS Authority、EOS Canada 在内已经悄悄掉出前 21 名。火币矿池则始终盘踞高位。

相比起一年前,各路资本高调发文竞选, 这一次,新超级节点们像是静悄悄的风云残卷,迅速攻占且毫无铺垫。

Odaily星球日报从知情人士获悉,如果加上火币矿池,EOS 上的 PoS 矿池已经吸纳了几近 1 亿的 EOS,占据投入投票总数的三分之一。 这个数字仍然在增长。

新节点背后是 PoS 矿池,这些 PoS 矿 池背后,则是交易所。

超级节点的排位动荡,带来的直接结果不仅仅是老节点正在面临掉落前 21 名的危机。在一票 30 投的前提下, 一个实体也许控制着多个超级节点; 除此之外,国内节点占比也正在节节升高。

换言之,这些入场者,可能把 EOS 带向更为中心化的深渊。

REX催生出的超级节点

新的套利机会始于 REX 的诞生。

7 月 6 日,老猫旗下的 Bigone 交易所以 1.5 亿的选票,首次登上了 EOS 超级节点的第一位。

从 5 月 6 日上线 POS 矿池到入围前 21 名、最后上升至第一位,Bigone 花费的时间仅两个月。

如果放在一年前,这个速度恐怕是大多数参与人难以想象也难以做到。

但自今年 5 月,EOS 资源交易所 REX 上线开始,超级节点就开始了一场动荡的“换代更替”。

REX 的诞生源自去年 DApp 的繁荣,彼时 EOS 主网资源供需并不平衡,为降低开发成本,BM 提出了资源租赁平台的想法。 在该平台上,用户需要质押 EOS 出租 EOS 资源使用权,换取等额的资源代币 rex token,从而获得 rex token分红,分红包括租赁收益、RAM 交易手续费和短账号竞拍费用。

酝酿数月之后,REX 姗姗来迟终于上线。 但由于错过了 DApp 高速增长的阶段,REX 体现出的租赁价值并不算高,此前租赁需求仅占 Rex 池的 2%,使得 REX 的回报率维持在一个较低的比率,年化率不足 1%。

然而,参与 REX 分红需要履行投票权的前提,给予了 EOS 矿池发挥的空间。

节点通过开通 EOS 矿池,代理用户的 REX,以「通胀奖励+REX 收益」的回报方式,将用户的年化收益提高至 3% 以上,获得用户的选票,借力进入超级节点。 而这些矿池,则从用户收益中收取一定的管理费或通过另外的节点获益。

事实证明,那些掌握着大量持币用户资源的交易所与钱包,凭借着入口的先天优势,正在抢夺超级节点之位。

效果十分显著,除 Bigone 此类中心化交易所之外,不乏十数天狂揽亿级选票的神话。

去中心化交易所鲸交所在 5 月 1 日上线鲸矿池,在 5 月 22 日便以将近 1.12 亿 EOS 的选票当选 EOS 超级节点。

6 月 18 日,去中心化交易所 Newdex 也上线 staking 矿池 Newpos,在 6 月 30 日便以 1.33 亿票当选 EOS 超级节点,排名第 14。

在 5 月推出 REX 理财服务的虎符Hoo.com ,也在一个月之后成功当选超级节点,并在同月收购 EOS 去中心化交易所畅思, 虎符Hoo.com 创始人王瑞锡向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,PoS 矿池也在计划之内。

矿池还在陆续增加中,据最新消息,DApp 团队 Equilibrium、交易所 Kucoin 均在近期宣布上线 EOS 质押功能,韩国头部交易所 Bithumb 也宣布即将进军 EOS 超级节点。

早已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——1 票 30 投形成的节点之间的换票也起了不小的作用。

留给后来者的机会还有多少? 知情人士透露,目前已经很难突围,EOS 换票的名额已经差不多满员; 交易所的模式更是难以复制,节点们都表示: “交易所做 Staking 对我们来说是降维打击。 ”

交易所矿池是好是坏?

携 PoS 矿池的交易所来势汹汹,揽来了新的票仓,也在搅动着老节点们的利益池。

超级节点竞争激烈,是老节点近期最普遍的共识。 “进场一直在进行,这一年不停有新票仓进,老玩家退出。 总体投票一直在增加。 ”EOS Beijing 联合创始人孙玉石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。

对于交易所的来势汹汹,不少老节点都表示压力颇大。 HelloEOS 创始人梓岑更是笑称“已经做好了被淘汰的准备”。 他强调该做的事还是在做,但“已经放下执念”。

此外,交易所这一特殊主体的入局,也引发了不少来自 EOS 关注者的忧虑声音: 逐利而来的交易所,尤其是中心化交易所,很难在 EOS 生态上有所作为,而相比之下的是,被视作真正关注 EOS 生态建设的技术节点被挤下去,正在丧失发言权,曾协调 EOS 主网上线运营的两个节点 EOS New York 和 EOS Canada 排名就出现了下滑。

对此,虎符Hoo.com 创始人王瑞锡对 Odaily星球日报表示,之所以参与 EOS 超级节点竞选,是有能力承担并做好维护 EOS 安全的责任,对于 EOS 的社群建设、基础工具也会有动作。

梓岑认为,虽然交易所凶猛,但他觉得资金比起技术、运营、宣传是更为稀缺的资源,交易所背后的流量、号召力、信用更能给 EOS 带来好的背书。 他也笃定矿池如果要赚钱,其实是会根据年化率有容量限制。 “目前假设一个超级节点每个月的收益大概在 2 万多 EOS,如果你给用户年化 6% 的话意味着什么? 意味着你的容量只有 400 万 EOS。 ”

国外节点 EOS Amsterdam 社区负责人 Brian 也认为交易所算是“生态里面的领头人”,他更忧虑的是超级节点几乎被国内节点占领,至少会带来网络安全、中心化以及负面 PR 带来的长期币价低落等隐忧。

“EOS 如果需要网络活跃、更安全更快,节点分布必须全球分散”。 在他看来,亚洲超级节点至多九个,欧洲数量应为 4 到 5 个,随后便是南美洲、北美洲、澳洲等。

今年 6 月,Weiss Ratings 曾表示,由于对中心化的担忧,EOS 的评级被下调。 Brian 认为,EOS 的中心化问题已经成为 EOS 负面消息的来源之一,长此以往,加密社区对于 EOS 的情绪也将逐渐消极。

他告诉 Odaily星球日报,超级节点都是在亚洲,也阻断了外资流入。“很多欧洲投资人都是因为这个问题,不敢投资、不看好 EOS,还是属于观望的态度。”

此外,矿池的庞大,加上一票 30 投的机制,使得一个实体或许掌控几个节点也成为可能。 当前,排名位居前五的两个超级节点: EOSLaomao、Bigone 交易所均属于老猫旗下,两者利益绑定密切,强者恒强。

多节点规模的把控,事实上是对于通胀奖励的双倍以及多倍的获取,这代表着节点与 EOS 公链更深层利益的绑定,也增加了 EOS 公链的中心化程度。

一票一投会是最终解决方案吗?

从一年前 EOS 主网上线至今,即使币价不复当年巅峰,超级节点仍然是 EOS 主网中的战略重地。

做超级节点的收益是什么?

是收入,以及这一品牌带来的流量背书。

无论是老节点还是新节点,说到底都是为激励而来。 但 EOS 这个去中心化系统需要避免由此而来的集中化。

EOS 因超级节点选举而火,也因为超级节点而增加不少烦恼。

本就专注于 EOS 生态的交易所,因为PoS矿池愈加财大气粗,无意中也正在让 EOS 的寡头化越发明显。

一票 30 投的投票机制,使得头部节点结盟、换票成为圈内公开的秘密。 据 EOS Authourity 统计数据,目前投票池共计约 3 亿 EOS,目前共计 30 位节点的选票超过 1 亿,其中通过代理投票的选票就占据 74%。

也正由于一票 30 投的弊端,一票一投在提案早在公投系统上线之初就被提出,即使在公投系统 被替代称节点多签提案之际,一票一投也曾被节点写成提案,但并未通过。

6 月 24 日,BM 曾发文谈论帕累托法则下的二八分布,文中提及了亚洲社区对 EOS 的控制问题,并探讨了如何避免规模经济带来的集中问题, 如何通过机制设计,让选举结果分布更为去中心化,避免区块链网络被极少数人所控制?

他认为,无论是 PoW,还是 PoS、DPoS,如果是单一规则下,难以避免帕累托分布。 即使改成一票一投也并不能解决问题。 对于用户尤其是大户来说,他们可以把一个 EOS 账户里边的 EOS,拆分放在不同的 EOS 账户中,通过这种拆分的方式,就可以绕过 1 票 1 投。

他设想,将前 21 个 BP 的名额,分成了四组,即 8 + 8 + 3 + 2。 然后,每组,按照不同的规则来产生对应的 BP,这些规则有: 基于 RAM 的投票权重、基于质押时间的投票权重(币龄设计)、基于代币销毁速率/永久锁币的投票权重、现行的基于抵押的投票权重。

他还设想采取选举团制度,由网络选出来 100 名代表,然后,采用许可投票制,一票一投的方式,选出来前 21 名。

虽然他也在文末表示仅为个人想法,并不代表 Block one 意图。 但可喜的是,上周 BM 在电报群仍然表示正在准备一票一投的提案。

即便如此,治理机制的进化仍然漫长,提案从通过到部署,仍需经过节点们的多重签名,多方博弈不言自明。

Brian 说,他更希望的愿景是,制度有必要,但不能时时依靠,他更希望节点能自发自觉担负起超级节点的责任。

至于其他节点的生存方式,在更好的治理制度出来之前,“找到在节点收益之外制造盈利的能力”或许是更好的生存之道,梓岑说: “我们要摆脱对这种节点收益的依赖,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。 ”

创文章,转载/内容合作/寻求报道请联系 report@odaily.com;未经授权严禁转载,违规转载法律必究。

不容错过的往期精彩

优质的推送带来深刻的思考

给 Odaily 标星, 让你先与众不同

本资讯信息来源于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该篇文章只代表作者观点,与币兔网站(bitool.cn)立场无关.若有不妥(如侵权违法)请参见网站下方的联系信息告知我们,我们会在24小时内及时处理。
相关文章
  • 涨幅榜
  • 跌幅榜
  • 成交榜
  • 名称 最新价 24H成交额 24H涨幅
  • 名称 最新价 24H成交额 24H涨幅
  • 名称 最新价 24H成交额 24H涨幅
热门文章推荐 专家文章推荐